紙祗。

UuU

现在较忙我不在 QQ激情来找我

◤说谎者吞千根针◢

↑这句话单纯是为了配背景(?

总之...你好!

这里空夏/纸祗。

弹丸论破/DNF/恶狼游戏

、就是个时不时画个辣鸡画、写个小学生文、随时失踪的弧狗相声选手。

瓶颈了很久...实在画不出什么好的东西(致歉)文的话大概是随缘更选手了

˘꒳˘ 没了!

就算對方有什麼錯,把人逼到去死、去自殺就是不對的。說別人網絡暴力你,然後你也網絡暴力回她?有意思嗎。明白人自然懂哪邊是正確的。對了、我不站哪邊。我只是說些想說的話。請不要對號入座了、謝謝。

●血风血
○ooc有
○小学生文风突变有(猜猜是哪段)

(其实这是我咕了半年多的产物要不是最近因为做梦梦到有人说我太咕要枪毙我我才不会填)划掉

以上




“你说,星星是什么。”

Blood拿着酒杯站在窗前,黑色的碎发划过他的脸颊落入杯中,沾染到暗红色的液体。月光映射入了玻璃杯接而折射到他的脸上,原本想用轻快的语调提出这个问题,但戛然而止的尾音让这个问题显得异常严肃,这显然不是他的本意,只好拨开在杯里的碎发无奈地晃了晃酒杯,静待身后人的回答。

“据说是人死后,身躯回于大地,而灵魂归于青空,化为星星,在夜晚的时候守护着亲人。”

回答的语气像是漫不经心作出的答案般。Blood没有回头,只是轻哼一声啜了一口杯中液体,依旧望着窗外星空。

“不过,我觉得这种说法有点令人毛骨悚然。”

“...为什么?”

该死的好奇心催使着他转过头,带着疑问的目光不解地看向Swift,。wift坐在那暗红色的天鹅绒座椅上,微笑着迎上他的视线。那其实是Blood的专属座椅。不过他也不想纠正这些事情了,毕竟对于Swift来说只是不屑一顾的规矩,只好任由他在那坐落了。只要他不搞破坏的话。

“因为我觉得按照这个说法的话,那天上岂不是有着一堆的眼睛在无时不刻地看着我们?想想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swift故意做出夸张的表情,挥舞着手在空中划了个大圆圈来表达自己的感受,也试图引起他的关注。
却也只是平常那一脸冷漠的表情。swift见他还是如木头一样无动于衷便轻叹了口气,整个人用力往后靠躺,作用力使椅子也被带着一同往后倾倒,眼见就要碰地了椅子上的那人却依旧微笑着,仿佛从不担心般。

“喂!?...”

杯中液体因倾斜而洒出,溅落在blood的靴子上、地板上、炸成朵朵红花。额前碎发划过。blood向前微伸出手臂迈了一小步,仿佛试图抓住眼前那人。
——小心!
在即将吐出这几个音节的时候却又被自己硬生生的压了下去。并没有如期的落地响声传来。他将杯中的液体余剩的一饮而尽,恼气的转过头。

——无聊的风元素把戏。
在即将倒下的瞬间唤风支撑起,真是有swift一贯作风。狐狸般狡黠的笑容令人发指。

“...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闭嘴。”

“好好——”

“我讨厌你笑起来的样子,皮笑肉不笑。”

“这是习惯啦习惯。”

“...虚伪。”

blood将酒杯放回桌上,转身向着swift那边走去,擦肩而过。消失在走廊尽头的影子里。

“发自肺腑的笑一次吧。”

...........。


萬聖節,
如果向男法一家要糖會發生什麼(?

【ooc有注意】
【ooc有注意】
【ooc有注意】

oblivion;
像過流程一般草草的給了几顆糖就完事了。
(真冷淡呢)

Eternal;
在家用冰魔法把糖水給凍住然後一顆顆包裝起來一臉認真的說是自己精心製作的糖果。
(這糖果好冰——)

vampire lord;
因為是萬聖節不用特意去隱藏自己的身份可以光明正大的出來玩所以十分開心地給了一堆糖果(?
(難得看到他那麼開心呢)

Aiolos;
比vampire lord還興奮的小傢伙呢,嘴裡叼著一根棒棒糖懷裡還有一大堆糖果一臉開心的把一大堆糖果(比vampire lord的糖果還多)塞給你並且問你還要不要。
(不不不不用了吃太多會蛀牙的啦Aiolos大人——)

Ascension;
拿出几顆....不可名狀的糖告訴你這是用怪物做的糖看著你問你要不要吃....不要的話他就沉默一會然後會告訴你其實只是一個長相奇怪的糖而已可以吃的,要的話他會看著你笑一笑(?
(真是惡趣味呢....)

————————————————————
要是男法們來我家要糖果;
我就是糖果你們拿走吧(餵
(日常癡心妄想沒人要你的放心吧)

久图混更...
啊..那个刮画纸的颜色很好看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拍出来会变成这样子....

蛋糕。

#风湮

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ooc请注意】

*小学生水平注意*

8月的天气实在是难受,喧闹大街中的人们死气沉沉的游走着,知了抬高了音量肆意的喊叫着,一缕从银色村庄跑来的微风,轻轻的从街上带着甜甜的气味跑过,顺着风过来时的方向,看到了一间蛋糕店,那家店看起来像是新开的,似乎在搞什么活动,吸引了一大堆人在店门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自然就吸引到了好奇心旺盛的swift。

swift扯了扯走在前面warlock的衣服,应该是因为天气太热容易让人烦躁的原因,原本脾气就不怎么好的warlock,在swift扯完之后,回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突如其来的一瞪让毫无防备的swift受到了惊吓,立在原地呆呆的望着warlock。

warlock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态度问题,连忙上前晃了晃swift并道歉,但是swift的表情还是无动于衷,这令warlock感到很慌张,慌到在swift的身边转起了圈圈。

“噗——”
看到warlock慌慌张张的样子swift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原本还在不停转圈圈的warlock听到了笑声之后立马就停了下来,前一秒还是一脸茫然的看着swift,后一秒就变成了满脸黑线的盯着swift对他说;

“好啊你,居然戏弄你大哥?!”

看到warlock这副凶巴巴的模样swift不屑的哼了一声然后冲着他做了个鬼脸

“略略略略——谁叫你凶我来着的!”

听到swift这么说,warlock惭愧地低下了头,的确,是他有错在先就算被戏弄,也是应该的。

“好吧...是大哥错了...”

warlock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揉他的头发,便督了一眼,原来是swift。

像在安抚一只做错事的小猫咪一样,swift对他眨眨眼温柔的笑着,从嘴里吐出的语气都开始柔和起来;

“好啦...放轻松一点,warlock,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啊。”

“...真的?”

warlock抬起头,盯着眼前的人皱了皱眉。

“...我怎么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揉头的动作突然停顿了.
“哎呀...”swift收回了那只揉头的手放在背后,用另一只手握住了那只手的手腕,歪了一下头并眯起了眼笑着,身后那两条长长的麻花辫也随着歪头的动作而微微的晃动起来.

“...恭喜你...猜对了!”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swift柔和的语气中似乎夹杂了些许轻快和调皮。

“真不愧是最最最最清楚我理解我的大哥啊~♪”

warlock一副看透的表情,叹了口气,

“——所以,这次你想要干什么?”

“这次我想——”说着,swift睁开了双眸,并把头正了回来,身后的小麻花辫也跟着头的动作摇晃起来,
“我想让你替我去那家蛋糕店排队买蛋糕。”

“...就这样?”warlock半信半疑的问道.

“...不然呢?”

“...好吧。”

利用风元素,swift很快捷地就绕到warlock的背后并伸出手推了推他。

“去吧——”

闷热的天气配上吵闹的人群,再加上一个急性子的家伙,warlock开始不耐烦了,指尖的元素正在蠢蠢欲动。

“喂warlock,给我沉住气啊....”

在一旁的swift伸出手按住了warlock的手,双眸紧紧的盯着他。

“你才排了不到五分钟就沉不住气了吗?”

看得出来,swift是故意用轻挑的语气和他说的。

warlock听到他这么说,深吸了一口气,将环绕在指尖的元素给收了回来。

“....好吧,我的确太沉不住气了...”

“所以啊,我才让你来排队啊——磨炼磨炼你的脾气。”
swift将按着warlock的手松开笑眯眯的瞅着他.
“虽然我觉得没什么作用。”

“啊...所以你是故意让我来排队的。”
warlock笑着假装是无奈的扶了下额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
“我还以为你今天生病了呢——和以前的你不一样什么的,看来是我想多了,你还是你,以前的那个swift。”

“你也是,你还是以前的那个急性子大哥warlock。”

终于,在十分钟后,warlock成功的买到了蛋糕(那种小的),要是再等一会的话说不定他就真的要沉不住气用元素来搞破坏了...当然,swift可不会只在一旁看着,要是没有swift,说不定warlock早就开始搞破坏了....

warlock望了望手中的蛋糕,然后将蛋糕递到swift的眼前。

“给你。”

看到眼前的人把蛋糕给自己,swift不禁笑出声。

“这个是你的啦。”

“啊...?不是你叫我买的吗。”warlock一脸疑惑的看着swift。

“是啊,买给你的。”

“...?!”warlock脸上的表情从疑惑变成了吃惊。

“嗯?怎么了,那么吃惊干什么。”

“但是我是帮你买蛋糕啊?!”

“然后我把它送给你了啊。”

“...”
无言以对。warlock望着手中的蛋糕,扶着额无奈的说道;
“好吧,我把它带回家吃吧。”

“好啊,现在?”swift笑眯眯的瞅着他。

“嗯,现在,一起回家吧。”




————————————————————————————

“zizizizi——————”

知了括噪的叫声吵醒了正在槐树下休憩的aiolos

“啊....”

aiolos勉强地睁开了眼睛打了个呵欠,用双手撑地让自己起身伸了个懒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让它不再朦胧。

“...看来我似乎睡了很久啊。”

aiolos垂下眸子,无奈的笑了一下。

“梦到以前了啊...”

一缕风从暗黑城带着甜甜的气味吹来,槐树的叶子们也跟着开始跳起舞来,沙啦啦...沙啦啦...

“是啊,我还是原来的我,你还是原来的你吗?....warlock。”

像突然意识到什么,aiolos抬起眸子望向远方,双眸里流露出的色彩,是悲伤的,他在脸上强行挤出了一个很难看的笑容.

“啊...不是warlock了,应该叫你‘oblivion’了。”

“毕竟..再也没有人会为我排队买蛋糕了。”

“... ...是吧?”

“....还是回家吧。”

Nya—rly——☆
原来ld可以改的啊x